永研坑里啃西瓜

开学淡圈中……
你好( ^_^)/
我是无法为本命cp(永研)自割腿肉的咸鱼。
谢谢为我点心的朋友们!!!

【胜出】窃喜

-七夕贺文——小天使式爆豪
-短篇巨型ooc,有糖的
-爆豪失忆梗,撞梗致歉,以及故意ooc抱歉
-爆豪职业英雄、绿谷没有遇见欧尔麦特设定
-绿谷视角
和这篇互补:
  【胜出】模仿
  
  他一如既往地来到便利店上班,金发红眸的那个人看向了他。
  桌子上摆着一个盒饭。
  要是换作以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有一天,爆豪胜己会为他做猪排饭。
  
  “要是想有个性,就从天台上来个狗爬式的一跃吧!”
  谁也不会想到这会是一切转折的开端。
  
  “请问,爆心地怎么看待最近在网上疯传的——您在折寺初中时期教唆一位无个性学生自'杀并导致该学生死亡这件事呢?”
  他透过电视屏幕,看见了那个皱着眉头的男人。岁月似乎没在爆豪胜己的脸上留下痕迹。
  “嘁!这种事也要拿出来说吗?无个性天生不适合当英雄!我只是打破那个路人的白日梦罢了!”
  那个人含着蔑视的语气说道。
  
  “没事吧?”
  吵闹的电视声戛然而止,和他一起值夜班的相田担心地看着他。
  “没事啦。”
  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我现在对于爆心地来说不就是一个路人吗?连路人甲都算不上。”
  “绿谷……”
  “所以说,媒体还是太过分了!竟然诅咒我死了,我可是还能活碰乱跳地值夜班呢,相田君!Plus Ultra!”
  “喂……热血过头了……”
  
  那则新闻就像是过眼云烟一般。
     转瞬即逝在他的生活中。
  只是往后,便利店里的电视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爆豪胜己的影子。
 
  所以,当在去诊所送饭的时候,恰巧撞到爆豪胜己,他下意识地就要回避。
  “啊,非常抱歉!”
  那个人夸张地鞠了一躬。
  
  爆豪胜己疯了吗?
  
  “哈哈哈……绿谷你……”相田的哥哥——诊所的主人直接笑抽了。
  “爆心地失忆了……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然依他那个暴脾气怎么会在撞到人后还给人鞠躬道歉啊?”相田的嫂嫂解释道。
  至于那句解不解气的问句被他直接忽视了。
  “所以,小、爆心地是撞错了哪根神经?这里是心理诊所吧?失忆也归心理学吗?”
  
  这只是失忆后没安全感的表现,下意识地去模仿自己最熟悉的人而已。
  
  他反复琢磨着这句话。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能被小胜他依靠的人真是太幸运了!
  ——毕竟小胜他是那么的要强啊!
  
  然后,抛之脑后。
  
  爆豪胜己不是在电视里说了吗?
  当着所有媒体的面。
  宣告了,
  绿谷出久对于爆豪胜己只是一个路人罢了。
  
  那么,为什么要一遍一遍出现在他眼前?
  
  “我们以前认识吗!”
  那个人似乎很兴奋地问道。
  “嗯。”
  “那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个人的眼睛里几乎冒着光。
  “呃?”
  “……”
  那个人沉默了,
  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低垂着脑袋。
  
  咦?
  ???
  
  “小、不,爆心地以前啊……是个很棒的英雄哦!拥有着超棒的个性,简直是胜利的象征呢!”前面的话是脱口而出的,后面的赞扬到是发自内心的。
  
  他不可否认,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文武双全的天骄之子 。
  
  “真的吗!”
  
  咦?
  
  “那你能说一说我以前的事吗?
  
  咦?
  
  这只是失忆后没安全感的表现,下意识地去模仿自己最熟悉的人而已。
  突然间,冒出了这句话。
  
  难怪性格大变啊……
  
  往后的日子,一如既往。
  
  忽略那个完全变成英雄宅的人的话。
  其实,这样也蛮好的。
  
  所以说,为什么谁都不告诉那个人,他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弄得这位英雄只能到便利店里向路人大献殷勤来换取情报……
  
  虽然很难用仅仅几句话概括那个人。
  哪怕那个人是如此得简单。
  
  “小久!我做了猪排饭,要吃吗?”
  那个人跑到便利店里,说道。
  也许是因为跑久了,脸上露出了红晕。
  
  “……”

  为什么偏偏要变成这个样子呢?
  到底在模仿谁啊……
        爱吃猪排饭,爱做笔记,爱脸红。
  
  即使告诉自己不可能,心中的窃喜却隐瞒不住。
  
  “要!”他狠狠地点头,不吃白不吃。
  
  “最近你见的是爆豪胜己吧?”
  “啊……”
  “离爆豪胜己远点啊!他可曾经……”
  “教唆我自'杀?”
  “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我那时候可没想着要跳下去……”
  “虽然……但是啊,果然还是……”
  “我只是想救人而已。”
  
  对话到此结束。
  
  只是想证明,即使无个性也能成为英雄。
  那个时候仅仅是想救相田而已,没想到推推嚷嚷反倒把自己给弄下去了。
  万幸,自己没事。
  只是,耽误了学业,最后只得初中毕业。后来,相田家不仅赔偿了一笔不菲的赔偿金,还雇佣他在他家开的便利店里帮忙。
  
  相田自知理亏,也就没有继续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接近那个人不是因为爆豪胜己的脾气变好了,
  大概是为了那份温柔吧?
  
  只是,为什么?
  
  “喂,废久,给我全部吃掉啊!”
       
  再次听到熟悉的语气,
  他心中涌动着窃喜?
  
        Fin.
祝各位七夕快乐!

【MHA/胜出】我们有了个儿子03
-中篇ooc聊天体
-链接发不了,方便的朋友去红豆看吧
-感谢你的阅读(。・ω・。)ノ♡
  
背景故事:
【胜出】亡灵
  (上)
        (中)
  (下)

【MHA/胜出】我们有了个儿子02
-中篇ooc聊天体
-发不了链接
-方便的朋友请去红豆上看吧
-感谢阅读(。・ω・。)ノ♡

【胜出】模仿

有人对他说,爆豪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ooc,一发完,开放式结局,刀
-绿谷没有遇见欧尔麦特+爆豪职英设定
-小天使式(就是ooc)爆豪认识一下?
-撞梗致歉
-爆豪视角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的名字?
  “小胜。”
  
  沉默良久,
  “不记得了。”
  “1+17等于几?”
  “18。”
  “日本的首都是?”
  “东京。”
  “你还会使用这只笔吗?”
  他乖乖地接过圆珠笔,按下了按钮。
  
  “看样子,他没有丧失基本的生活技能,只是……”白袍的医生指了指脑袋,宣告道:“海马体受到刺激后,失去了记忆。”
  “还有可能恢复吗?”旁边的妇女焦急地追问。
  “按照常理来说,可以的。只是,什么时候恢复,我也不敢确定。”
  接着,他被短发的妇女带离了那间医生的诊室。
  
  出了医院大门,有一大群人像蚂蚁般为了食物而聚集在一处,他们蹲守在门口,然后在看见他后,涌上来,争先恐后地询问。
  “爆心地无明显的皮外伤,为什么会来医院?”
  “爆心地是否真的受伤了?”
  “还是为了那件丑闻而故意为之?”
  
  他,躲到了妇女的后面。
  
  颤颤发抖
  
  “唉?”
  
  他听到有人在震惊,
  “他真的是……”
  “不会吧?怎么可能!”
  
  他听到有人在质疑,
  “会不会是……”
  “毕竟那件事……”
  
  他听到有人在猜测,
  “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难道,脑子被打坏了?!”
  
  他们在震惊什么?
  他们在质疑什么?
  他们在猜测什么?
  
  
       “别说了!我的儿子刚刚被诊断出失忆了,不要再打扰我的儿子了!有什么疑惑可以去问他的主治医生!”妇女大吼一声。
  却还有人不死心地往他这凑。
  
  他,抓住了妇女的手,就像是,抓住了主心骨一般。
  
  “要是再来采访!我可以去聘请律师来起诉你们!”妇女的话掷地有声。
  他们终于为他和妇女让开了一条道。
  
  “你是谁?”在车发动前,他问道。
  “爆豪……”妇女啜泣着抱住了他。
  “我是…你的妈妈。”
  “妈妈?”
  “爆豪……”他的妈妈紧紧抱住他。
  
  “好啦……不要再抱了,我要喘不过气喽?”他说道。
  
  “……爆豪?”
  他看到了,
  她的眼神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为什么要对我露出这种眼神呢?
  
  接下来的好几天,他都被勒令待在家里,无事可做,每天以看视频、记笔记渡日。
  度日如年好几天后,有人陆续来看望他——据说都是他的高中同学。
  
  只是,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对我露出那种眼神呢?
  和那日,他的妈妈一样。
  
  答案是切岛同学告诉他的。
  
  “哟!爆豪!我听到你失忆了就立马赶过来了!”
  “你好?”
  “唉?…呃,我还没有重新自我介绍呢!我叫切岛!切岛锐儿郎!个性是硬化哦!”
  “你好,切岛同学。”
  
  又是那种眼神。
  
  “为什么要对我露出那种眼神呢?”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呢?”
  
  切岛愣在原地
  ——因为他的突然发问。
  
  “爆豪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他以前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们对此,或罔若未闻或欲言又止。
  
  没有人告诉他答案。
  过去的他被他们所抛弃。
  他们似乎更喜欢现在的他。
  这是,
  他总结出来的结论。
  
  于是,当他遇见那个人
  ——那个还记得以前自己的人。
  
  他万分欣喜。
  他心里五味杂除。
  
  “小、不,爆心地以前啊……是个很棒的英雄哦!拥有着超棒的个性,简直是胜利的象征呢!”
  
  他很开心还有人记得他。
  即使,那个人的神色里始终有着一丝不安。
  
  
  
  即使,他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正值酷夏,柏油马路都被烤糊了,他却如被丢在了冰库里一般。
  “离爆豪胜己远点啊!他可曾经……”
  “教唆我自'杀?”
  
  那人用调笑的声音说道。
  几乎冷到窒息。
  
  那个人叫什么?
  那个人多大了?
  那个人住在哪?
  
  不知道
  
  他知道那个人,
  记着曾经的爆豪胜己,
  
  仅此而已。

——
-感谢你的阅读*^_^*

解释:这是爆豪失忆后,开始模仿绿谷出久的故事,也是私设所有人都欣赏现在很“乖巧”的爆豪,而绿谷却怀念以前的爆豪
就是ooc啊……

碎碎念:梗出自于本命cp(永研)里某位太太的分析(不多叙述了)
撞梗、借梗,以及故意ooc,真的万分抱歉<(_ _)>

@墨染光年 :学姐,这是今天晚上的更新!因为去外婆家断网了,所以上不了红豆就先码了自己的脑洞。

【MHA/胜出】我们有个儿子01
-中篇ooc聊天体
-链接发不了,所以发图片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红豆看
-背景故事:【胜出】亡灵
附链接:
(上) (中)(下)
-感谢你的阅读(。・㉨・。)ノ♡
感谢点红心的朋友!

【胜出】亡灵(番外)

  出久失踪的第十六年,爆豪胜己遇到了一个和出久极像的少(替)年(身)的故事。
  这篇是番外,主要以旁人的视角来讲述爆豪与绿谷的关系
  以及对狗血正文的一些解释。
  被我恶趣味吓跑的朋友真的抱歉了。
  打上tag其实是为了宣传正文
        所以很抱歉!!!
  
-ooc,文笔渣,有私设
-三发狗血正文已完
-赤谷海云视角
  
  给爆豪胜己的那张照片实在是个意外,谁知道一群敌人会突发善心呢?
  意料之外的,还有爆豪胜己会为这张照片来见他。
  怎么一个两个都转性子了?
  
  实际情况比他预想的要糟糕。
  
  单方面的。
  
  爆心地收敛了暴躁的脾气。
  他可收敛不了浓重的恶意。
  
  真糟糕。
  
  他有点明白渡我的心情了。
  完全无法忍住。
  
  不过他的杀意和渡我完全不同。
  不是简简单单的喜爱。
  而是出自那浓重的恨,
  
  与最初的
  
  他想随手抄起一样物件,
  刀子也好,
  叉子也好,
  凳子也好,
  然后如同对待死柄木伄一般,
  让爆豪胜己
  流出那鲜红的血。
  
  然后,质问爆豪胜己,
  为什么偏偏是他。
  为什么偏偏绿谷出久爱上了爆豪胜己?
  
  他快忍耐不住了,
  不知道幸与不幸,
  爆豪胜己逃走了。
  
  他突然想到一些有趣的,
  ——八年前,他所看到的
  “优,你的个性借我一用。”
  
  折寺初中,
  接下来,
  是雄英。
  
  顺利通过雄英的入学考试,在接到入取通知书后,优高兴得眼泪鼻涕糊在一块。
  他倒没什么太大波动。
  
  “优,有时候我在想也许你才是绿谷出久亲生的。”
  当然,不是因为绿谷出久很疼志村优。
  ——他们甚至都没见过一面。
  
  而是,他和绿谷出久一点也不像。
  当然,他和爆豪胜己也一点不像。
  
  他倒有点像终于脱离了“巨婴”这个称号的死柄木伄。
  也许是因为他是被死柄木伄扶养长大的?
  至少,他没有死柄木那般有“孝心”。
  
  死柄木伄也是他报复的对象之一。
  
  雄英的日常除了训练,就是上课。
  他倒有些肖想敌联盟来个大突击。
  当然,不可能。
  
  不是因为雄英安保的措施有多好。
  而是,敌联盟已四分五裂,自身难保。
  
  顺风顺水到了体育祭的日子,他本想和绿谷出久一样,夺个第一场第一,然后在第三场上被淘汰。
  毕竟,要是回回第一,身为无个性,他太超乎寻常了。
  然后呢?
  他的对手,
  轰焦冻的侄子说了什么?
  
  ——“无个性还去救人,真是不自量力啊!”
  “无个性还来挑战我,太不自量力了!”
  
  某些压抑已久的,
  冒了出来。
  
  他当即决定,
  要夺得第一。
  
  夺得第一很简单,
  一群连准确情报都没有掌握,
  且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货色,
  当然很快就倒下了。
  
  他可不是无个性哦?
  
  至于卑鄙?
  
  他又不要成为英雄。
  
  也许,最初他是有几分憧憬的。
  对爆心地的
  
  不过,后来那份小心思磨损得严重。
  
  被绿谷出久的眼泪,
  被死柄木伄的话语,
  被他自己的扭曲,
  
  也被爆豪胜己醉酒后的……
  
  所磨损。
  
  “废久……”
  “废久……”
  “废久……”
  
  “废久……”
  
  !!!
  
  那是,爆豪胜己成了“绿眸”居酒屋的常客后,每每喝得酩汀大醉而脱口而出的爱语
  
  时间磨损了他对爆心地的崇拜,
                          对爆豪胜己的怨恨。
  
  也带来了他对爆豪胜己的理解。
  
  不过还是不可以轻易原谅啊。
  
  他告诉爆豪胜己,他的假名。
  他伪装成赤谷海云
  ——绿谷出久的“亡灵”
  
  当他在生日的时候,说出“我爱你哦,小胜。”是带着一些调笑的成分。
  不过,没想到爆豪胜己答应了。
  
  也许是
  因为他们都
  爱着同一个人,
  思念着同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他们都生着同样的病。
  而且早已,
  如蛆附骨,
  无可救药。
  
  “你?”她的语气特别惊讶。
  他遥遥望去,走廊上,阳光正好,光线照在相拥两人的身上。
  一个他爱了十五年,
  一个他恨了十一年。
  
  最后,一切的一切,化为了,
  “嗯。”
  
  啊?他叫什么?
  
  绿谷 光
  
  他无需名字。
  
  他只是,
  “亡灵”罢了。

         fin

         ps:谢谢朋友们支持!!!
                也向被我的恶趣味雷到的朋友致歉。
         
【胜出】亡灵(上)
  
【胜出】亡灵(中)

【胜出】亡灵(下)
 

【胜出】亡灵(下)

-本部分含有【性转】【生子】这两雷点!!!
-不适者、雷者请慎重考虑!
-看后不适者请勿喷,感谢支持!!!
   
  出久失踪的第十六年,爆豪胜己遇到了一个和出久极像的少(替)年(身)的故事。
  
-职业英雄设定,年龄30+
-出久失踪十六年设定
-ooc,文笔渣,有私设
-短篇刀,开放式结局
-爆豪视角
  
  爆豪胜己某天突然想起来,也许古板的老人会是一副很好的救命良方。
  于是,他翻找出那张志村优给的那张纸条。
  上面用颤抖的文字,写着一个偏僻的地址。
  如果他所记不错,除了一些钉子户,那里已经荒废多时。
  这也许恰恰说明这是一位古板的老人——也许,这可以将他骂醒。
  怀揣着渺茫的希望,他开车来到偏僻的一隅,他甚至可以远远地看到一个鲜红的“拆”字。
  循着门牌号,他在一家连表札已经模糊不清的门口停下,依稀辩出了“谷”字,他想自己应该找对了。
  门铃似乎坏了,他敲了敲门。
  没人应。
  反复几次,还是无人应。
  久违的一股火气冲上脑袋,他对着那扇破旧的大门就要来一个爆破。
  到底是忍住了。
  翻开纸条,背面写着备用钥匙在左边第二盆的仙人掌的托盘底下。
  从枯萎的花草中,他辨认出仙人掌的模样,好不容易才找到钥匙。
  “咳…咳……”
  打开门的瞬间,灰尘四扬。
  房间阴凉,家具摆放整齐,只是都沾满了灰尘。他想自己也许是找错了——这里,根本已经七八年没人住了。
  是志村优记错了吗?
  她说自己已经八年没回来了,住在这里的一直是赤谷和他的爸爸,记忆模糊也很正常。
  但是如果真这样,她会清清楚楚记得备用钥匙放在哪里吗?
  一个答案在爆豪胜己脑内呼之欲出——她想要他知道什么,却不能亲口告诉他。
  他捂住口鼻,挥开让他发呛的灰尘。
  翻箱倒柜,却发现房子的主人的痕迹几乎被抹去了,别说照片,连笔记都没有。
  他摸着墙壁上残余的胶带痕迹。
  微妙的色差说明了之前这里有被贴上什么东西。
  而且,是不久前被撕下的。
  
  “那里原本贴了张海报——爆心地的。”
  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他转过头手背在身后,随时准备发动个性。
  他到是头一次看见志村优穿那件红色和服以外的衣服。
  “你把我引过来,究竟想做什么?”
  他的手依旧背在身后。
  “告诉你真相。”
  “噗!”他嗤笑一声,看见志村优神色诡异,更加嘲讽,“藏头露尾的渣渣知道什么真相?!”
  背在身后的手立马对准“志村优”就是一个爆破。
  小小的房间里立马弥漫出硝化甘油的味道,灰尘扬起。
  “啊……真、是的、真是的,我越来越想把你、撵成碎片了!”
  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因为激动的情绪而不流畅。
  灰尘散去,他看见了
  墨绿色的头发微卷,脸上有着雀斑。
  “赤谷海云!”
  他习惯地去看向那双红眸
  ——绿色的
  “废久?!”
  怎么回事?
  他睚眦欲裂。
  
  “开什么玩笑!”发愣只是一时的,对方既然能伪装成志村优,那伪装成绿谷出久也是常态。
  “还不肯露出自己原本的样子吗?!”他对着那人就是一个爆破,短距离内,那人躲闪不及被伤到了,他随手就将对方扔到墙上,扬起了灰尘,遮住了视野,他满是不屑道,“藏头露尾的渣渣!”
  就算是废久的样貌又怎么样?
  对着废久他也下得去手。
  这种废物,怎么比得上废久?
  
  灰尘散去,他发现那人似乎没有受伤,还很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强化体格的个性吗?那么我就加大火力吧!”他狂笑道。
  “真、过分啊,小胜……”
  那人顶着和出久一样的容貌,用和出久相似的声音,笑着在爆豪胜己心上划开一道口子。
  
  人死不能复生。
  这句话对现在的爆豪胜己来说简直讽刺。
  爆豪胜己,看到了“亡灵”
  ——绿谷出久的“亡灵”。
  
  “去死吧!!!”他将爆破轰过去。
  
  他听见医疗器械运作着的滴滴声,他闻到刺鼻的药水味,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是谁蒙住了他的眼睛吗?
  
  “哈!也就废久会这么蠢吧!竟然中了个性成了女人!”
  这是十六年前,荒唐的那一夜的开端。
  如今,在他眼前如走马灯般重演。
  
  那是成为职业英雄没多久发生的事情。
  他是从别的英雄那无意间得知的。
  绿谷出久在追捕一个敌联盟的“无个性”成员时,帮助了一个女人。
  结果那个女人就是敌联盟的那个“无个性”成员——不,并非无个性,只是太鸡肋了,所以那个成员从来没有用过,久而久之英雄对她的情报就停留在“无个性”上了。
  那个个性有个文绉绉的名字“阴阳倒转”。
  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一头雾水。
  还是别人告诉他的。
  就是,中了个性后,男人会变成女人,女人会变成男人。
  而绿谷出久就恰巧中了个性。
  
  往后,他就再也没有关注过。
  而眼前的画面一转,直接跳到了那一夜。
  他知道,这不是巧合。
  有人在搞鬼。
  “出来啊!藏头露尾的渣渣!”他大吼道。
  “呵。”那人冷笑后就不作声。
  
  此时,他眼前的画面还在继续。
  
  那是由饭田组织的同学会。
  绿谷出久也参加了,他穿着衬衫和长裤,却难掩那良好的曲线。
  “绿谷酱,那个?”绿动精灵好奇地问道。
  “啊……怎么说呢,治愈女郎说还要过一年才会好。”绿谷出久干笑着说道。
  绿谷出久的声音,不再是爽朗的成年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软糯糯。
  “嘁!”爆豪胜己撇过头去,“也就废久你会这么白痴了!”
  “啊……”绿谷出久脸上的笑容更加尴尬。
  那一天,一向自律的爆豪胜己足足喝了八瓶酒。
  然后,他被滴酒未沾且顺路的绿谷出久抬回家中——他们负责同一区的英雄活动,自然住得也近。
  “小胜、真沉啊……”绿谷出久来到床边没由头地说道。
  “哈?!废久就是废久!”
  “唔,小胜、是你压在我身上了。”绿谷出久挣扎着要起身。
  “我想上你。”爆豪胜己神志模糊不清地向他倾诉自己成年后的烦恼。
  “啊?小胜在说什么呀?”绿谷出久迷茫地看着爆豪胜己,绿色眸子里的懵懂似乎激起了爆豪胜己心中潜在的冲动。
  ——弄哭他。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满足给他带来的享受。
  也是,对绿谷出久的亵渎。
  
  “太过分了,爆豪胜己。”
  ——“太、过分了,小胜。”
  如蛆附骨地扰得他不得安宁。
  
  爆豪胜己知道,不是有人蒙住了他的眼睛。
  
  “赤谷海云,你究竟想干什么?!”
  他歇斯底里地向他一直温柔以待的人怒吼道。
  “我知道了真相。”
  “所以很愤怒啊……”
  “为什么呀?”
  
  眼前是一阵光明,他再次可以看见。
  对上的是一双漂亮的眸子。
  ——和他有着一样色泽的眸子
  
  那里面,潜藏着
  厌恨,
  愤怒,
  疯狂,
  
  爆豪胜己猛然想起在体育祭上,他对上赤谷海云眼睛的时候,是否,从那时起这些负面情绪就存在了。
  所以,才会匆匆用手捂住脸
  ——为了,不让他、不让爆豪胜己看穿那昭然天下的情绪。
  为了让他产生,绿谷出久“亡灵”的错觉?
  
  “你恨我——很早以前?”明明是问句,他的语气却万分笃定。
  少年没有回答。
  红色眸子里折射出的疯狂不再。
  少年静静倚在合上的门上,他的身后传来机器平缓的声音。
  
  然后,
  一滴,
  两滴,
  少年静静地落泪。
  “……”
 
  他的身体被禁锢了,也无法反抗。
  扫了一眼是空荡的走廊,空气里是刺鼻的药水味——医院吗?
  少年也穿着白色的制服——医生制服?
  究竟在谋划什么?
  
  “我和你说过吧?”
  “哈?!”
  “我的妈妈。”
  “他啊,真温柔啊……”
  爆豪胜己觉得赤谷海云可能受了特大的刺激,才会将“かのじょ(她)”说成“かれ(他)”。
  赤谷海云没有管他,继续说道:“我和他一样都是墨绿色的头发,连雀斑也是他遗传给我的。”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双眼睛了。”说着,少年指了指他红色的眸子。
  “我不喜欢。”
  “至于为什么?”
  
  “因为、它遗传于你啊……”
  
  “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个醉酒后才会诉说我爱你的混账!”
  
  “太过分了,爆豪胜己。”
  
  
  “我的母亲有着很漂亮的绿色眼睛,当然,我也是,还有优,所以这家店就叫绿眸。”
  “欧尔麦特吗!!!我的母亲也很崇拜他呢!”
  “你说笔记?啊,我的母亲教给我的,说以后会派大用处的!并且还把自己的十一本也都送给我了!”
  
  往昔的记忆一下子涌现出来。
  
  从见到“赤谷海云”这个人开始,
  绿谷出久的“亡灵”无处不在。
  
  爆豪胜己合上了眼睛。
  
  “他可真温柔啊……”
  
  少年的身后传来机器的尖锐的鸣声。
  
  过了多久呢?
  爆豪胜己不知道,
  他只是闭上了眼睛。
  门被打开了。
  
  “小胜?”
  
  爆豪胜己睁开眼睛,午后温和的光线洒在那人的身上。
  “废久?!”
  
  哪里还有赤谷海云的踪影呢?
  他只是,
  亡灵罢了
  
        fin.
  
  ps:本来打算BE的,后来就开放式结局了,有点突兀。
  坚持到这里的朋友们,谢谢了!
  这颗心(。・㉨・。)ノ♡ 给所有点喜欢和推荐的朋友啦!
  
  (上):http://yezi2252.lofter.com/post/1efc8d4a_ef27b35e
  (中):
http://yezi2252.lofter.com/post/1efc8d4a_ef27eae8
  

【胜出】亡灵(中)

  出久失踪的第十六年,爆豪胜己遇到了一个和出久极像的少(替)年(身)的故事。
  
-职业英雄设定,年龄30+
-出久失踪十六年设定
-超级的ooc,文笔渣,有私设
-短篇刀,三发完
-出久全程打酱油
-赤谷海云不是绿谷出久
-赤谷海云不会和爆豪在一起
-爆豪视角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病了。
  在参加那场葬礼后。
  
  死柄木伄的遗体被发现不知道多少天后,欧尔麦特发了一场匿名葬礼的请帖给爆豪胜己。
  
  无论爆豪胜己有多想吐槽。
  最后,他还是参加了。
  
  那天,他的母亲没有像她泪腺发达的孩子那样嚎啕大哭。
  静静的,静静的。
  甚至没有去问凶手究竟是谁。
  
  当然,也无人知道。
  
  悲伤随着时间仿佛就那么淡去了。
  
  爆豪胜己却知道,这件事没有淡去,至少于他而言是这样。
  
  ——“太、过分了,小胜”
  白天生从不出什么事端,晚上一合上眼却能听到带有哭腔的声音。
  十六年前那件荒唐的事就一遍一遍在梦中重演,如毒'药般侵蚀着他的思想、生活。
  大半夜的,一如既往地掀开被子,床单上留下了湿漉漉的一片。
  
  一向对酒和色不敢兴趣的NO.1英雄在数次经历一场惊悚的美梦、忍无可忍过后,头一次大半夜不睡觉,飙车飙到自己唯一认路的一家偏僻的居酒屋。
  
  名为“绿眸”的居酒屋是24小时营业的,他是第二次来后才顺便注意到的。
  第一次来,他从赤谷海云那里拿到了关于死柄木伄的照片。
  第二次来,他看到了赤谷海云发现的死柄木伄的遗体。
  
  穿着红色和服的老板娘惊讶地看着他这位神秘的半夜来客,然后敬业地为他准备了酒。
  
  醉眼朦胧间,老板娘问他是不是喝得太多了。
  他很想来个爆破来证明他没事,却不争气地吐了个稀里哗啦。
  恍惚间,似乎有人扶住他,为他用温水擦拭身体。
  他只看见了那墨绿色的卷发。
  “废久……”
  
  早上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墨绿色的头发,起身来,按揉宿醉后胀疼的头,他才想起昨夜自己喝酒喝到了吐得稀里哗啦。
  然后,有人扶他到了床上。
  他死拽着那人的手不放。
  
  他心里一沉,往旁边看去。
  那人顶着一头墨绿色的柔软刺猬头,以及有着雀斑。
  倘若不是爆豪不久前才看见了他的遗像,怕是要大喊一声专属于爆豪胜己对他的蔑称,然后再给人一个爆破了。
  
  尴尬的清晨最终在和服老板娘做的两份早餐下草草收场。
  
  经营着居酒屋的姐弟两人什么也没有多嘴。
  往后,但凡爆豪胜己被梦魇所迫,就来这里买醉。
  一来二去,他和赤谷海云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熟人。
  赤谷海云也乐得和他说一些自己的事情,于是他们互相倾诉。
  
  比如,他知道赤谷海云是跟他的母亲姓,而他的姐姐志村优是和她的爸爸姓。
  
  比如,他知道赤谷海云、志村优他们两个的母亲有着漂亮的绿色眼睛,所以居酒屋就叫“绿眸”。
  
  比如,他知道赤谷海云曾经有二十多本“未来英雄分析”的日记本,其中十一本是他母亲的。
  
  比如,他的母亲已经因为敌人的个性昏迷了整整九年,万幸的是经过医生的治愈,只要再过一年不到,就能醒来。
  
  ——又比如,赤谷海云的生日也是7月15日,和他一样。
  
  自从爆豪胜己沾染上酒这玩意后,就只去过“绿眸”一家居酒屋。不过在送回玩了一天的赤谷海云后,他就向志村优打探附近还开门的居酒屋。
  然后,他喝了个酩汀大醉。
  
  唯有7月15日这一天,爆豪胜己不想看见赤谷海云。
  太像了。
  
  “爆心地?”
  有人在叫他,他没有理会。
  ——不是废久。
  “爆豪胜己?”
  他继续保持缄默,不作声。
  ——声音倒是蛮像的。
  “呵。”耳边是一声冷笑。
  他皱了皱眉,然后继续不发一言。
  “小胜……”那人附在他的耳边,用软糯糯的声音这样说道。
  一下子,他想起十六年前那荒唐的、惊悚的、美妙的“梦”。
  微肿的薄唇、变红的耳垂、脆弱的脖颈,与其说这是对双方的享受,还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满足与恐惧。
  满足的是爆豪胜己。
  恐惧的是绿谷出久。
  
  酒精似乎发挥了作用,“绿谷出久”将他推到床上。
  昏暗的灯光带动暧昧的气氛,他凭借良好的视力,依稀辩出几乎与黑色融为一体的墨绿卷发。
  “废久。”他的嗓音嘶哑。
  “呀!他是谁呀?难道是小胜的初次对象吗?”那人以相似的声音调笑。
  他明明满腔困惑,却又被蛊惑。
  直到,他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红眸。
  有什么倏得打破了朦胧的意识。
  他似乎清醒过来,一个爆破精准无误地砸到了匍匐在他身上的人。
  “赤谷海云?!”
  名为赤谷海云的少年低下头整理不整的衣衫。
  “……你……”爆豪胜己生平第一次感到什么叫无话可说。
  “我爱你哦,小胜!”衣服被爆破爆裂开的少年眉眼弯弯地说道。
  
  爆豪觉得自己病得不轻了。
  在赤谷海云告白的那晚后。
  
  明明到嘴边的是拒绝,冒出来的却是一个好字。
  他违心地与半大不大的少年交往着。
  假借着赤谷海云未成年,他避免了少年的sex索求。少年最后撒娇道要相拥而眠,他无奈答应了。
  出人意料的,梦魇再也没有来侵扰他。
  
  当志村优痛心疾首地看着他。
  爆豪胜己就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
  无药可治了。
  
  爆豪胜己带着志村优来到了绿谷的墓前,倘若不是她的强硬要求,他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来到这里。
  上面没有姓,没有名,没有照片——绿谷出久是被A班偷偷掩埋的。
  “我能看看他的照片吗?”志村优问道。
  爆豪胜己将她带到他的公寓,在一本烧焦的笔记本里轻易拿出一张照片。
  志村优沉默了一会。
  最后,
  她低喃道:“真的、太像了。”
  “这是赤谷爸爸住的地方,要是有空就请去看看吧……”志村优将纸条递给了他,欲言又止地瞥他一眼,最后把话咽了回去。
  爆豪胜己觉得失望,他本以为志村优可以劝解他,却没想到这最后一根稻草会支持他们。
  
  爆豪胜己知道他病了,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他生了场长久的病。
  从十六年前开始的,
  而今已
  如蛆附骨
  
  TBC
  ps:
  这里可以看做是BE结局
  然后(下)就是HE结局(还是刀)
  十六年前发生的事已经隐晦地被提到了一点点。(是用了两个“、”的那段)
  如果看的一头雾水……是我的文笔的锅。
  谢谢发(中)篇前,给我点推荐的两位朋友。  @泪用微笑诠释、华丽蜕变   @六幺
  【胜出】亡灵(上)链接:http://yezi2252.lofter.com/post/1efc8d4a_ef27b35e

【胜出】亡灵(上)

  出久失踪的第十六年,爆豪胜己遇到了一个和出久极像的少(替)年(身)的故事。
  
-职业英雄设定,年龄30+
-出久失踪十六年设定
-ooc,文笔渣,有私设
-短篇刀,BE,三发完
-出久全程打酱油
-爆豪视角
  
  酒精挥发作用后,一切都将变得朦朦胧胧了,人会变为欲望的俘虏。
  爆豪对于这点心知肚明,否则他怎么会在十六年前做那种荒唐事呢?
  灯光昏暗带动暧昧的气氛。
  他被人推在床上。
  是谁呢?
  依稀可辨那一头墨绿色的卷发。
  “废久……”他的嗓音沙哑。
  “呀!他是谁呀?难道是小胜的初次对象吗?”那人以相似的声音调笑。
  他明明满腔困惑,却又被蛊惑。
  昏暗的灯光下,他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红眸。
  有什么倏得打破了朦胧的意识。
  他似乎清醒过来,一个爆破精准无误地砸到了匍匐在他身上的人。
  “赤谷海云?!”
  名为赤谷海云的少年低下头整理不整的衣衫。
  
  爆豪胜己第一次遇见赤谷海云是在一家偏僻的居酒屋。
  原由是一张照片。
  
  距离从雄英毕业已经十余年。
  爆豪胜己凭借优秀的个性,毫不费力地在一众英雄中拔得头筹。
  就在“人偶”绿谷出久失踪的第七个年头,他毫无意外也如愿以偿地成为了NO.1英雄。
  普通的照片自然不能引起这位NO.1英雄的注意。
  但是关于敌联盟老大——死柄木伄的却可以。
  这十余年来,死柄木伄真真没辜负他老师的期望,带领敌联盟给英雄们惹了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麻烦。
  没想到却让一个少年拍到了死柄木伄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
  他拿起那张照片,余光瞥见坐在对面的少年微微有些颤抖。
  大概是因为这家“绿眸”居酒屋的地址实在偏僻,本应该是来客最多、红红火火的晚上,竟除去他们无人光顾。
  “我知道了,我们会妥善处理的。”他冷静说道,将照片放进公文包里。
  “好、好的!”少年立马反应过来,用双手捂住嘴嘟嘟囔囔地说,“能、帮上忙、就、太好了!”
  他瞥了一眼少年。
  顶着一头柔软刺猬头,墨绿色的,有点卷,领带打得很糟糕,身上穿着略偏大的折寺初中的校服。
  “我先走了。”
  目光触及到旁边黄色的大帆布书包。
  他几乎夺门而出。
  
  “这可是雄英英雄科有史以来第一个入取的无个性学生啊!”上鸣在一旁包含着好奇与佩服说道。
  手里是一份表格。
  爆豪很想把这个白痴脸轰出去,可为了那所谓的“最优秀事务所”的空名又憋了回去。
  “嘁。”他不屑于同这个白痴脸争论。
  从他初中起,雄英英雄科就没有了不入取无个性这条规矩。但直到现在才有一个无个性考上。
  这只能说明无个性太弱了而已!
  连废久不也是靠继承one for all才考上了雄英英雄科吗?
  说白了,无个性,天生不适合英雄这个职业。
  “喂!白痴脸!你落下了什么垃圾!”上鸣走出去没多久,那份“雄英英雄科第一个无个性学生”的资料表就落在爆豪的桌子上。
  他瞟了一眼。
  上面是个少年。
  有着雀斑的脸上摆着拘谨的表情,墨绿的头发微卷,领带却打得糟糕。
  淹于众人的平凡外貌,唯一出彩的就是少年一双漂亮的红色眸子。
  神出鬼差地,爆豪胜己扫了一下姓名一栏
  ——赤谷海云
  他心中突起的波澜随之散去。
  
  将这点小小波澜抛之脑后,爆豪胜己就没有预料过会再次遇到那个少年。
  一年一度的雄英体育祭,他身为NO.1英雄自然被邀请,坐在高高的观赛台上,旁边的同窗已经叽叽喳喳的攀谈起来。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欧尔麦特也来了。
  和自己儿时的偶像打声招呼后,他就落座了,和他最熟的切岛出差了,也就无人和他攀谈,他到乐得清闲。
  他们看的是一年级选拔赛。
  选拔赛的内容和当年一样。
  他自诩没有看一群小鬼头的拙劣表现的兴趣,到被上鸣嘲笑当年他连第二都没有。
  “受死吧!白痴脸!”此时距离那“最优秀事务所”的选举已经过了许久,他自然没有了过多的顾虑。
  随手一个爆破,吸引了整个观众席的沸腾。
  “爆心地!!!”场面一时有些轰动。
  当然,这么多人也比不过布雷森特·麦克的个性,相泽老师随后懒洋洋地解释,注意力又回到了赛场上。
  此时,第一名已经换了个人。
  刚刚还占优势的轰焦冻的侄子,已经落后第一名好几里。
  轰焦冻的侄子个性是冰,自然不像他的叔叔那样天赋异禀,此时被加强了许多的机器人拦住。
  “Oh!Oh!Oh!发生了什么?第一名居然易主了!”布雷森特·麦克发出的巨大声音透过麦克风简直就是灾难。
  爆豪胜己捂住他的耳朵,向屏幕望去。
  他到有些好奇超过轰焦冻精心培训的侄子的家伙是圆是扁。
  他看见了一双漂亮的红色眸子。
  镜头拉远,观众席上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少年的全貌。
  墨绿色的柔软刺猬头有些卷,少年的脸上长着雀斑。
  ——“小久?!”丽日御茶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低,听起来就像不存在。
  一股莫名的滋味倏忽涌上心头,他暴躁地说到:“只是和废久长得像而已!”
  同窗们都惊讶地看向他,其中也包括轻灵,他一阵烦闷,丢下莫名其妙的一堆同窗扬长而去。
  他没有逃得过颁奖典礼——那个让他心烦意燥的少年站在领奖台上。
  一个无个性碾压了一群拥有优秀个性的良才璞玉。
  ——“太、过分了,小胜。”
  对上那张特别相似的脸,他的耳边突然浮响出那荒唐的一夜,昏暗的灯光下听到的这句话来。
  爆豪胜己想刚刚布雷森特·麦克的个性绝对让他的耳朵产生了问题。
  当为第一名挂上金牌后,他再次对上那双红色的深邃眸子——貌似是什么情绪。
  当然,只是一闪而过。
  少年下一秒就立即用双捂住整张脸,耳垂微微发红。
  “嘁。”他心情烦闷,像是心里压了块大石头。
  
  体育祭落幕后,他难得休假一趟,却奉献给了医院。
  倒不是为了去看自己的耳朵是否被布雷森特·麦克的个性损坏。
  而是为了去确认。
  死柄木伄是否真的在那家医院,并且濒危。
  得到那张照片的情报,他自然是有些不相信,但又不像是伪造的。
  一切都需要证实。
  而当敌联盟已经半年没闹事后,他感确定,要么死柄木伄真出事了,要么就是在策划什么大阴谋。
  前者,他现在要去查证。
  后者,他只能兵来将挡。
  带着口罩,装作咳嗽的模样,他接近了那间病房。
  周围没有人。
  “吱呀!”推开房门。
  病房里面也没有人。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女声,他随手就准备攻击,回过头去,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女性。
  无攻击性,浑身是破绽。
  粗略估计,这女性暂时没有危险性,他开口就说出编好的说辞:“我是来,咳,找人的,咳。”
  “找人?是志村先生吗?”
  “志村?不,咳,貌似不是。我是来找欠我八万元旧账的家伙。咳,那家伙是罕见的少白头,不是染的。我是听说这个消息才来的。”
  “那应该不是志村先生——至少他很富裕、心肠也好。如果是他,那你可能需要去找他的子女去还债了——虽然他的子女是害他受重伤的真正凶手。他已经过世了。”年轻女性皱着眉头说道,语气中带有些伤感。
  “哦,是吗?据我所知,那家伙无妻无子,估计是我找错了。”爆豪胜己假装很惋惜的语气说道。
  死柄木伄死了?还是这个女人也是敌联盟的,死柄木伄其实没死?
  “那就祝您好运。”年轻女性向他鞠了一躬,他也不好明晃晃地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她,只得道了一声谢。
  “姐姐!”
  ——“小胜!”
  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僵硬地回过头去。
  慢跑过来的是个少年。
  墨绿色的短发微卷,脸上有着雀斑,雄英的校服刚刚合体,领带却打得很糟糕,少年背着黄色的大帆布包,足蹬一双红色的球鞋。
  “……”
  当对上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他就像在大冬天里被泼了凉水般,蔫了。
  他匆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却对那番话确信了几分。
  
  没过几天,他就不用为是否要上交这一情报而发愁了。
  他从小长到大的城市,发生了一起殡仪场遗体抢劫案。
  而那具即将被抢劫了的遗体正是——死柄木伄。
  遗体似乎被放置了许多天。
  可以看见白骨苍苍,也可以看见附骨之蛆。
  “遗体是、怎么被发现的?”他用手捂住鼻子,腐臭比他手上的硝化甘油还要刺鼻。
  捂住口鼻的警察不方便说话,只是指了指隐约有啜泣声的旁边,他望过去,有三个人。
  穿着和服的女人瘫坐在居酒屋的石阶上,旁边的警察似乎在安慰她,还立着一个人递了餐巾纸。
  合身的雄英校服,墨绿色的头发微卷。
  
        赤谷海云
  
        爆豪胜己猛然有种如坠冰窟的窒息错觉,不是因为敌人的凄惨死相。
  而是,
  名为“赤谷海云”的少年,在这半年里高频率地出现,而那过于相似的容貌给引起了他巨大的情绪波动。
  ——“好过分啊,小胜。”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绿谷出久是否已经死了。
  ——否则怎么会像幽灵般如影随形,借着有相似容貌的赤谷海云,一遍遍惊扰他。
  即使,一切的情绪都消弥在赤谷海云那双漂亮的红色眸子里。
  这是赤谷海云,不是废久。
  废久已经失踪十六年了。
  他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
  TBC
  ps:
  这里赤谷海云的外貌设定就是和出久一模一样,除了他的眼睛是红色的。
  而爆豪一开始为什么看见黄色的大帆布书包会想走,
  是因为出久也是背着黄色的大帆布书包(动画里是这样,百度里外貌也有这一项。)
  而手捂住嘴嘟嘟囔囔在百度证实过,动漫好像有出现过的。(以前看的,忘记第一季的一些细节了)